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出山网

出山网www.chushan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广美副教授李晨被刺杀案始末  

2011-07-28 10:57:56|  分类: 多彩社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广美副教授李晨被刺杀案始末 - 书画天使 - 出山网

遇害人李晨

 

2011年7月10日晚10时许,天河城南门,暴雨倾盆。

  

天河城停止营业,人流渐渐涌上大街,纷纷躲进天河南一路的屋檐下避雨。

  

一辆拉风的银色奥迪TT跑车停在天河南一路21号车位,昏黄的车灯穿过层层雨幕一明一暗、闪烁不止,左侧车门呈45度角敞开。

  

路旁一名咪表管理员透过雨伞落下的水帘,频频回头、心生蹊跷———司机上车10多分钟后竟未驾车离去。

  

管理员踩着积水一路趟过去,雨水湿掉了半边裤管,透过敞开的车门,叫了半晌,司机依旧一动不动。他以为又遇到个醉鬼。

  

定睛一看才发现,司机倒伏副驾驶位上,前胸T恤衣衫黑乎乎一片,竟然是被鲜血浸透的。

  

车载CD机碟片弹开,荧光面已被血污覆盖。

  

10时38分,解放军四五八医院的急救医生到场:照瞳孔,瞳孔已经扩散;摸颈部动脉,已无脉搏;翻开伤者给其手脚接上心电图,心电图呈一条直线。司机胸部身中数刀,已无生命迹象。

  

身体余温尚在,却已经是名死者。

  

广美副教授李晨遇刺了。急救医生只能现场将其转交给法医。

  

究竟是怎样的凶手,在这样一个众目睽睽之地,在满布16个监控摄像头的路段行凶?他又为何一定要置人于死地?他如何能在这样一个闹市行凶之后全身而退?

  

消息传出后,引发轩然大波。有关仇杀、广美首富、劫杀、情杀、割喉等猜测满天飞。真相被层层迷雾包裹,至今未散。

  

案发10多天后,警方透露,目前已经锁定疑凶,正加紧追捕。“对方似乎一定要置他于死地,要不然,谁也不会在这种闹市地段下手。”

  

事隔10多天之后,逝者遗体已火化,凶手尚未落网,但命案发生那一晚的血腥味,早已被那场豪雨冲刷得干干净净。

  

案发地点位于广州市天河城南门正对的天河南一路。它西接体育西路,东至体育东路。路北,是十多个流动水果摊;路南,临街数十个固定档口,外加“走鬼”云集。

  

每天,天河城只要一开门,这条路立即人潮汹涌。更为重要的是,这段才150米长的单行道上,散布着16个监控摄像头,一张“天网”覆盖路面。也就是说,案发地点是不折不扣的闹市,随时随地的人流。

  

然而,这宗暴雨夜凶杀案,还真就在这样一个繁华路段,几乎在众人眼皮子底下,不可思议地悄然发生了。

  

咪表工阿飞站在百余米车道的中部,双手叉腰,专注地扫视着自己管辖的那27个停车位。命案当晚,那辆染血的银色奥迪TT跑车,就停在其中的21号车位上。

  

“周围有16个摄像头,路边屋檐下还有躲雨的人群,他怎么就能悄悄地下手,还全身而退?”阿飞和同事谈论起这件事情时,依旧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

今年7月10日晚10点刚过,天河城南门对面,逛街的人流被困在暴雨之中尚未完全散去,53岁的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李晨,就在其豪华银色奥迪TT跑车之内,被人刺死了。

  

消息传开,全城轰动。广美首富?劫杀?情杀?割喉?各种各样未经证实的猜测满天飞。迷雾将真相层层包裹,至今仍未散去。

  

多日之后,广州警方透露,嫌凶已被锁定,正在加紧追捕。

  

刺杀,在暴雨之夜

  

天气好时,天河南一路宏城大厦西侧路口一间独立的士多亭内,老板娘阿平一般会将生意做到晚上11点。

  

但案发的7月10日晚9时30分许,乌云黑压压地压过来,几道闪电将天际瞬间撕裂,劲风呼号,树叶刷刷作响。闷热的空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,阿平感觉到了暴雨将至的气息。

  

狂风差点儿掀翻了摊子,阿平麻利地将没卖完的鱼丸收拢装起,将卖剩的香烟一股脑儿倒进一个黑色塑料袋中,关了亭子,匆匆朝巷子后的家中赶。刚到家,窗外的暴雨急不可耐地泼了下来。

  

天河城南门外,一位当值保安回忆案发当晚的情形,只反复重复一句话,“雨好大,天一下子就黑了,对面发生了什么,根本看不见。”

  

天河城一直是个人潮汹涌的地方,案发当日恰逢周日,天河城晚上10点准时关门。

  

当晚10时许,该当值保安目送逛街的人群顶风冒雨地从天河城内冲出来,冲进天河南一路的档口里避雨。

  

随着时间推移,人群渐渐稀少,白色的雨幕将整条天河南一路遮蔽。商场门楼上的白炽灯熄灭,对面档口相继关门,霓虹褪去的刹那,十几米开外的路面顿时陷入一片黑暗,只剩下4盏昏黄的路灯在点缀。

  

与21号车位正对的是“37°LOVE”内衣店。那晚的雷击弄坏了店里的电脑,暴雨下起来之后也没了什么客人,只得早早打烊。

  

女员工阿红说,“下雨的声音很大,听不到路上的响动。”

  

十几分钟前,他还付了停车费

  

“雨太大了,人都被雨逼得贴着屋檐走,衣服还能湿半边呢,谁会跑到马路上去?路上连车都很少。”

  

命案当晚,那辆染血的银色奥迪TT跑车,就停在路边的21号车位上。咪表工阿飞那晚是帮同事邓青海顶班,在那晚之后,他再也不敢回到该处当值。

  

“他那晚接受了采访,现在压力很大,也害怕被报复,调走了。”邓青海转述了阿飞当晚看到的细节:

  

当晚9时许,阿飞目击一辆奥迪TT跑车停到21号车位,车上男子随后进了天河城。10时许下暴雨时,男子跑回了车内,还付了临时停车费。咪表工阿飞也许是李晨在生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。

  

“上车之后过了10多分钟,那车一直没开走。”当已经走远的阿飞,频频回头看那辆奥迪跑车。跑车车灯一直在闪烁,左侧车门也在大雨中敞开着。

  

“这么好的车,进水了可不好。”阿飞于是想上前提醒车主关门,冒着瓢泼大雨趟水过去,衣服湿掉半边。

  

低矮奢华的银色跑车内,一名男子歪趴在副驾驶位上。阿飞暗暗嘀咕又遇到个醉鬼,拍门喊了几声,喊不醒,仔细看才发现车里有好大一摊黑乎乎的东西,“那人前胸都是血”。

  

除了阿飞,另一名在此停车的司机也是目击者。他报了警。警方到场后,现场迅速封锁。

  

另有一名路过的男子此前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称,他当时看到跑车一阵剧烈颤动,动静很大,还以为是两个小年轻在暴雨之夜找刺激在车里亲热,“根本没有听到呼救声,没想到是发生了命案。”

  

当内衣店女员工阿红收拾好东西最后一个离店时,店门口已经被围在了警戒线内。“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挤在屋檐下围观,我着急回家,没仔细看发生了什么,直到第二天才知道有人被杀了。”

  

染血的CD碟片

  

暴雨狂泼了不到半个小时,中山一立交桥脚的四五八医院门口,已经积起了一小片水洼。120出动时,救护车一个急拐弯,激起一片水花。

  

当晚急诊科主治医生彭炜翻了翻值班记录:22时31分,120中心将报警电话转进来,通知前往天河城南门救人。

  

“那里其实已经超出我们的服务半径了,正常情况下应该是第十二人民医院的车去,可能刚好那边忙不过来。”彭炜清楚地记得,救护车经过购书中心门口时,他看到天河城已经关门了。

  

22时38分,救护车抵达案发现场。

  

警方刚刚拉起警戒线。雨幕中,昏黄的车灯映照着一辆银色奥迪TT跑车,“在那样一条内街,这样豪华的跑车还是很扎眼的。”彭炜发现,跑车看上去停的位置很好,并不是因撞车等原因而迫停。

  

左侧车门呈45度角敞开,车窗摇下,车灯仍在闪烁。

  

主驾驶位上,一名穿浅色、短袖T恤衫的中年男子,上半身自然地朝副驾驶位上倒伏,脸部朝下。彭炜和同事于是绕到副驾驶位一边,打开了右侧车门。

  

“副驾驶位上全是血。”男子前胸的衣衫,已经被鲜血浸透,后背则未见明显血迹。“伤口主要集中在前胸,在心脏位置,有多少处伤口不是特别清楚。”

  

车内昏暗,彭炜掏出了小手电,拨开男子的眼皮,对其双目闪了几下,“瞳孔散开、放大,对光线刺激没了任何反应。”

  

伸手去摸男子的颈部动脉,没有脉搏。

  

彭炜向后招手,同事递上心电图仪器,对男子连接了四肢心电图,图像显示为一条直线。

 

此时,有警员上前询问,“人还有没有?”

  

彭炜摇了摇头。

  

警员于是告知彭炜,为避免破坏刑案现场,尽量不要去移动死者的身位。

  

“体温还有一些,下雨天凉,手感不好,会对识别温度有一定影响,但按此推测,死亡时间并不长。”彭炜回忆,死者面目并无狰狞表情,车厢内设施相对整齐,也未见明显打斗痕迹。

  

令彭炜印象深刻的是,驾驶室音响系统处,一张CD碟片弹了出来,血污覆盖在上面,已看不清文字介绍。除此之外,车内未见刀具等凶器,以及其它与案件相关的物品。

  

对于外界盛传的割喉致死,彭炜称,他测试男子颈部脉搏时,只发现颈部有少量血迹,并未见颈部有明显刀伤。

 

另外,割喉会引发喷溅状血迹,车内也并未见到喷溅状血迹。

  

“但是刺中心脏,也会迅速致命,导致无法抢救。”在彭炜看来,即使不是割喉,凶手的作案手法也太狠毒了。

  

确认男子无法抢救之后,彭炜将现场交给了警方。

  

16个摄像头覆盖案发路段

  

李晨的遇害之处,位于广州市天河城南门正对的天河南一路。

  

它西接体育西路,东至体育东路。每天,天河城只要一开门,这条路立即开始繁忙;天河城夜晚关门,单行道也随之休憩。

  

路北,正对天河城南门、体育西地铁口,进进出出的巨大人流,长期吸引了十多个流动水果摊在此候客。车厘子、水蜜桃、葡萄、黄皮,水果小贩们每天数趟进货,乐此不疲,直至深夜。

  

路南,除了临街数十个以内衣服饰、小型家居饰品为主的固定档口外,人行道上也是“走鬼”云集,十分拥挤,手机贴膜、电脑排风扇等小电器一应俱全。

  

天河南一路上,西起体育西路路口,东至宏城大厦西侧路口的一段,全长150多米,拥有27个路边停车位。

  

李晨出事的银色奥迪TT跑车,当时就停在写有“天河南一路”的路牌正下方,即其中的21号停车位。

  

也就是说,案发地点是不折不扣的闹市,随时随地都不缺人流。

  

更为重要的是,这段约150米长的单行道上,散布着16个监控摄像头,织成一张天网将路面覆盖。任何一丝异动,可能都会被记录下来。

  

然而,这宗暴雨夜凶杀案,还真就在这样一个繁华路段,几乎是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,不可思议地悄然发生了。

  

广美富豪?仇杀?劫杀?

  

案发当晚的血腥,似乎被那场暴雨冲刷干净。

  

案发10多天之后,有媒体偶然从警方处获悉,死者是广州美术学院的副教授李晨,案件才重新被拖回人们的视野。

  

广美富豪、副教授、豪车、闹市、割喉致死等等或有或无的细节,让坊间对其死因的各种猜测开始发酵。

  

警方调查透露,死者车内财物未失,这让李晨死于仇杀的猜测一度居多。其后,有传言称,李晨女人缘非常好,说不定是抢了别人的女友,惹下风流债,死于情杀。

  

更有说法称,李晨曾下海经商10年,惹下的工程纠纷或酿出命案。还有人提到李晨是“广美首富”,怀疑被劫匪盯上,对方劫财未遂杀人灭口。

  

然而这些猜测都未能获得证实。警方至今对李晨遇害的原因缄口不提。李晨的家属出于悲痛,也一直未过多透露其生前的细节。

  

那么,李晨当晚去天河城是与谁见面?

  

此前知情者的说法是,李晨于案发当晚9时许,去到天河城是与朋友喝咖啡,但目前一直未有相关当事人出面证实。

  

在天河城内,仅有的两家咖啡厅,北门处的星巴克,南门外的太平洋,工作人员对案发当晚的情形,均表示毫无印象,警方事后也未曾前来调查。

  

笼罩在真相之上的疑云越裹越紧,无法散去。

  

疑凶有一张年轻的脸

  

凶手是谁?他为何行凶?为何非要致李晨于死地?他又何以在闹市、在众目睽睽之下悄然行凶,之后全身而退?

  

在凶案现场所有目击者的讲述中,有关凶手的描述少得可怜。然而,最近一张嫌犯视频截照的意外流出,却又为这宗蹊跷的闹市谋杀案撕开了一条缝。

  

知情人透露,天河城门楼上的监控探头,于事发当晚拍下了这名疑凶。

  

其上身着黑白短袖T恤衫,下身着水洗布牛仔裤,斜挎一黑色小包,中等身材、偏瘦;头发稍长,略卷;脸部轮廓清晰、下巴瘦削。年龄在20岁至30岁之间。

  

知情人称,疑凶在李晨从天河城南门出来之后,尾随其后。紧接着,两人先后消失在监控画面之内。“怀疑是一直跟上车,杀人之后逃离。”

  

疑凶照片流出的同时,有关案发原因的另外一个版本也随之出现。

  

有传言称,遇害的广美副教授李晨,生前疑与凶手的女友之间存在感情瓜葛,凶手可能是为情行凶。然而,这种猜测也尚未得到警方的证实。

  

命案现场有群众认为,凶手之所以能在这样一个闹市,悄然行凶,全身而退,可能跟当时的特殊天气,特殊时间有关。该处虽然繁华,但李晨的跑车当时所停处,远处灯光已经熄灭,头顶路灯的光线刚好又被大树遮挡,使得该处相对昏暗。

  

加上当晚暴雨对声音、视线的遮挡,行人车辆在暴雨的影响下也骤然减少,该处路面顿时空旷,也对这起谋杀案被及时发现起到了较大阻碍。

  

事发之后,天河南一路到了晚上10时许,多了数十名保安、协警执勤。

  

7月23日,李晨副教授追悼会在广州市殡仪馆举行。广州警方透露,目前已锁定疑凶,正加紧追捕。

  

用邵阳腔骂人的才子

  

李晨遇刺的消息传开。广州美术学院炸开了锅。

  

“李晨?那个有好多辆豪华跑车的李晨?”“是不是那个夏天喜欢流汗,整天拿着纸巾擦汗的李晨?”“国画系的副教授?”“圆脸、小平头,身材魁梧的那个李晨?”

  

李晨出生在湖南邵阳,今年53岁。其父李岸,20世纪50年代著名作家。1978年,李晨考入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。本科毕业后,以优异的成绩留校任教至今,生前职称为副教授。

  

多年之后,好友邹建平再次回想起李晨,还能记得两人一起切磋国画,一起喝酒泡妞、翻围墙看电影,“还一起路见不平,拔拳相助,打过几场架”。

  

邹建平现为湖南美术出版社的副社长,34年前与李晨相识于湖南邵阳宝庆一处文化馆。两人互觉性格相近、趣味相投,从而引为知己,成了铁哥们儿。

  

“走路时步子故意放缓,一步一步踏得敦敦实实,习惯性肩往后仰,大多数时候抬着下巴,目光朝着上前方,陌生人会觉得李晨有点高傲。”邹建平说。

  

“绝不像其他搞术的人,会蓄个长发、络腮胡来展现高深。看他走路的架势,甚至会觉得他就是个彻底的粗人,有点横行霸道那种。”艺术界另一名好友在博客中这样形容李晨。

  

李晨不仅在长相上有点粗犷,与邹建平等老友聊起天来,也是粗话不断。

  

“你知道邵阳腔么?他要是看到什么不爽,不用邵阳话骂几句,会觉得极不舒服。”邹建平说,这样的言谈举止,一般人可能会觉得李晨粗俗,“但其实他骨子里很高傲,是艺术家的雅,一般人不懂。”

  

李晨带过的一名本科生则说,美院国画系无人不欣赏他的才情,“总是笑呵呵的,不会让人感觉到有压力。”

  

“没想到,这么优秀的一个人,就这样被一场暴力给终结了,太可惜。”谈到李晨的死,邹建平扼腕不已。事发前,两人曾相约去景德镇烧制陶瓷,不料竟成为了无法兑现的约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